帅炸天的神奇海螺

混凹凸,瑞右党。

主产嘉瑞,金瑞。

是个臭傻逼。

【嘉瑞】后宫游戏里真的不能攻略男配吗

cp:嘉瑞


注意:我流嘉瑞,ooc ,蛇精病意识流。


————————


“欢迎来到桃树下的诺言,请给您的角色起个名字吧。”


嘉德罗斯正埋在被子里思考人生。


屏幕上的光映在他面无表情的脸上格外瘆人。


真不是他想玩这种后宫向的游戏,雷德给他推荐的时候他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真的。


但是,中午遇到格瑞的时候,听见了他和金的对话。


“格瑞你《桃树下的诺言》通关了吗?”


“嗯。”


“诶这么快?!攻略的是哪个角色啊?”


“忘了。”


“……”金的表情仿佛在说‘你这个渣男’。


嘉德罗斯却知道,格瑞一向对游戏是不感兴趣的,能让他玩下去并且还通关了,那这游戏肯定不简单。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拿着游戏光盘走出店门口了。


买都买来了,总不能放着落灰吧,更何况……


好吧他就是想知道为什么格瑞会玩这个游戏。


一番冷静思考过后,他拿起了游戏手柄。


“名字……就嘉德罗斯吧,懒得想了。”


正在加载游戏。


嘉德罗斯玩儿了几分钟,大概懂了这游戏的套路,就是选择对话可以触发剧情,以此来达到攻略目的。


而这游戏的卖点就是总数达三十人之多的可攻略角色,且个个性格分明,属性不一,满足玩家各种萌点需求。


刚开场不久就已经出现了不少角色,金发双马尾的傲娇妹妹,红发御姐属性的堂姐,黑长直的高冷班长。


现在正准备去学校。


“嘉德罗斯。”


(有人叫住了我的名字。)


主角回头,嘉德罗斯愣住了。


屏幕上的人一头银白色的短发,绑着根黑色的发带,骨节分明的手扯着领带,眉毛微皱着,似乎是有些生气。


(是艾尔莱克。)


是个屁的艾尔莱克啊这家伙分明是格瑞!!!


【艾尔莱克】


“你上学都不用带书包的是吗。”


靠……声音也这么像。


(我闻言一愣,瞬间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光顾着摆脱修因斯完全忘了拿书包!)


……这主角是真的有够蠢,他现在有点后悔拿自己名字命名了。


【嘉德罗斯】


“诶诶诶怎么办???现在回去来不及了!”


【艾尔莱克】


把书包递给了你。


“拿着。”


【嘉德罗斯】


“艾尔莱克你真不愧是我好兄弟!”


【艾尔莱克】


“走了。”


嘉德罗斯一脸懵逼,看来这家伙真不是格瑞……要是格瑞看见他书包落在半路肯定会视若无睹甚至很有可能上去补一脚。


仔细看也的确是不一样,艾尔莱克的头发比格瑞的要短,眼睛的颜色也没有格瑞深,格瑞也没有带着眼镜。


但着实有意思。


嘉德罗斯又玩了几分钟,知道了艾尔莱克是主角从小的玩伴,班上的学委,而且就住在隔壁。


嘉德罗斯觉得这设定太适合约架了。


但他在尝试无数次按键最终确定没有约架这个选项之后只好放弃了这个想法。


什么垃圾游戏。


屏幕里的主角正被同班的青梅竹马纠缠着。


“喂……艾尔莱克走远了哦……”


嘉德罗斯看着屏幕上的女孩子直皱眉。


这时跳出了选项。


A.向她解释昨天的事情。


B.转移话题。


C.不管她,直接回班上。


嘉德罗斯盯了一会儿,选了C。


屏幕上出现女孩伤心的神色。


(我看着薇尔的神情,心里有些怪异的感觉,我是不是做错了呢……)


没呢大哥你做得可棒了。


(回到了班上,艾尔莱克正在看着课本,修因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是怎么了?)


喂喂喂人家艾尔莱克都知道要读书你天天想着女孩子还怎么赢过他啊渣渣!


嘉德罗斯莫名其妙地生着气,之后的剧情就更不想好好走了。


拒绝了班长的邀约,绕过了班主任的阻拦,无视了泪眼朦胧的青梅竹马,把自称外星人的女孩子送进了精神病院,完美避开一切可能加好感的选项。


(天色不晚了,该回家了,今天真是忙碌的一天啊……)


对你忙碌了一天,而我连艾尔莱克的影子都没见到。


【艾尔莱克】


“还发呆?该回去了。”


这声音听得嘉德罗斯精神一振。


【嘉德罗斯】


“没有……”


A.和艾尔莱克说自己有事,晚点回去。


B.和艾尔莱克回去。


C.叫上薇尔一起回去。


嘉德罗斯果断选了B。


(到家了……今天真累啊。)


“哈???”嘉德罗斯气得想摔手柄。


我特么躲了一天就是为了看艾尔莱克你特么一句话就带过去了???那么长的一条回家路你们一句话都没说是吗???


A.洗漱准备睡觉。


B.和任意一位角色打电话。


C.看窗外的风景。


嘉德罗斯选择存档。


“emmm先选C。”


(我走向阳台,明亮的月光洒在砖石上,我莫名地想起了白天看见那个银发的女孩。)


“喂喂喂我记得你和艾尔莱克是邻居对吧?我观察过你那阳台是完全可以看到他房间的!你特么不看他去看什么月光啊???还有,说到银白色难道不是应该想到艾尔莱克吗?那女孩是什么鬼啊???”


气到删档。


重新读档,选B。


(请选择一位角色。)


(您选择了【艾尔莱克】)


【艾尔莱克】


“……喂?”


“耶!!!!!!”嘉德罗斯兴奋得把头蒙在被子里。


虽然他并不知道为什么要兴奋。


抬头看向屏幕。


A.向他打听修因斯的事。


B.向他打听薇尔的事。


C.向他打听克莱尔的事。


“……去死吧。”


————————


格瑞一手捧着盒装牛奶,一手拿着书,耳边是金叽叽喳喳的吵闹声。


“格瑞我跟你讲我昨天是真的懵逼了,那个克莱尔居然是个病娇!为什么?!那么可爱的外貌难道不应该是个傲娇才对吗???我昨天差点死在她手里啊啊啊!”


格瑞停下脚步,“是主角死在她手里,不是你。”


“对我来说是一样的,”金莫名认真地看着他,“这游戏带入感强到爆炸,真的。”


格瑞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突然被人拽着领带扯了回头,差点摔个趔趄。


刚想斥责却看见一双更盈满怒气的眼睛。


“你早上为什么不等我???”


嘉德罗斯似乎是怒吼着说出这句话。


“……哈???”


格瑞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脑内飞速思考着他这句话到底什么意思。


因为嘉德罗斯的大喊,身旁已经有不少人往这边看了。


估计是以为他俩又要打架了。


格瑞皱眉,他怀疑就是嘉德罗斯想找个借口打架罢了。


刚想开口,却被他抢先了一步。


“啊……”嘉德罗斯低下头揉着鼻梁,“抱歉,认错了。”


“……哈?”格瑞现在是真的怀疑他是想找茬打架。


“啊——烦。”嘉德罗斯松开手转身就走,完全无视还没反应过来的格瑞。


“格、格瑞,那家伙怎么了?”金扯着格瑞的衣角,他有种不详的预感。


“……鬼知道。”


这家伙莫名其妙的地方多了去了。


———————


嘉德罗斯还是一脸郁闷。


都怪格瑞和那个白发长得太像了他才会认错。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那个白发角色这么执念,明明连名字都不怎么记得住。


还是说他潜意识里把他当成格瑞了?


不不不就算那样也没必要那么在意吧,不可能的。


看着格瑞入了座还不忘回头瞪他一眼的样子惹得嘉德罗斯直发笑。


似乎是为了反驳自己的“潜意识格瑞论”,嘉德罗斯开始仔细打量起格瑞来,寻找着他俩的不同。


嗯……格瑞的耳朵要更尖一点,肩膀也更窄,腰身也更细……诶,格瑞的手指这么好看的吗,指节分明,白皙修长……真想咬一口。


格瑞有点慌了。


从刚开始就感觉到左后方有道视线一直盯着他,借着余光看去,果不其然是嘉德罗斯。


以为对方看看就算了却意外地被盯了许久。


这种被别人用视线扫视一遍的感觉实在是怪异。


最后视线一直停在手部的位置,格瑞不自在地缩了缩手。


格瑞不明白了,这是什么新的约架方式吗?


嘉德罗斯收回目光,撑着脑袋看向窗外。


嗯……果然还是格瑞更好看一点。


等等这是个什么鬼结论啊???


下课拿着手机在网上发问。


【后宫游戏里该如何攻略男配角色?】


1楼:


如题。


过了三分钟后,嘉德罗斯查看回复。


2楼:


楼主你这是要上天啊……


3楼:


emmmm或许你应该去找下游戏开发商?


4楼:


退游吧,楼主你没救了。


“……”嘉德罗斯一脸黑线。


果然不应该找些渣渣讨论问题。


不过也有点道理……毕竟游戏就是那么设置的。


可他是真特么想把那白发攻略掉啊。


毕竟长得那么像格……


诶?


嘉德罗斯愣住了。


完蛋了我该不会是喜欢格瑞吧???


您猜对了呢。


——————————









画下自己人设。


主要是想说我还活着(?


烂尾狂魔神奇海螺(x


看到催更真的……小可爱们我对不起你们(跪


其实有段时间是想退坑了……但想想还是放不下你们,所以又回来了。


今天更新,我去码文( ´▽` )ノ

【嘉瑞】午夜的死人派对

cp:心理变态嘉x法医瑞


注意:我流嘉瑞,猎奇向有,ooc,这是我在灌了一大瓶可乐之后神智不清的产物,意识流


———————————


“这次案子的残忍程度绝对超出你的想象。”


同行的安迷修一脸严肃的表情,眼下的黑眼圈暗示着他已经不眠不休很久了。


“再血腥也得查。”格瑞熟练地套上橡胶手套,检查好自己随身的检查工具,准备进入案发现场。


这是市里有史以来反响最大的案子,局里已经尽力把事情压下去了,然而众口悠悠,还是造成了极大的社会不安。


前几次的检查工作都没有什么突破性进展,所以才特意去隔壁市找来了格瑞,法医届的名人,希望能有助于破案。


格瑞深吸口气,上级给的压力很大,自己也希望能找出蛛丝马迹,但从前几次都毫无进展来看,希望不大。


案发现场在居民区里的一户人家里,由于保密工作和现场封闭,格瑞也只是知道现场很血腥而已,具体情况还是要自己去看。


绕过封锁线,打开房门,里面的景象深深刺激到了格瑞的神经。


视线所及,一片鲜红。


整座屋子就像是刚从鲜血中沥出一般,十几把座椅东倒西歪,餐桌上的菜肴被淋洒上了鲜血,所有的家具都布满血迹,一丝一丝地渗进去。


墙壁上未干的鲜血粘稠地往下缓慢滴淌,地砖表面和缝隙里布满干涸的血块,整个空间里散发着一股腐败的恶臭味。


墙上被鲜血染红的装饰物像是开party用的,沙发上兔子布偶的绒毛也因沾了血而黏浊打结,表情却还在笑着,看着叫人慎得慌,极端的混乱与刺目的红让人神经紧绷。


他想起了同事说的“死人的聚会”,现在才明白是什么意思。


格瑞小心地绕开地上的血迹,走到墙壁边。


先易后难,墙上的血迹往往比地上的更好检查,因为墙壁上的血迹多半是喷溅型血迹,可以根据滴液的形状,尖端的方向相连成线,线的交点就是血液的溅出点,也就是被害人被杀时的位置。


但是格瑞看着墙上的血却犯了难。


墙上全是擦蹭型血迹。


一大片的血迹几乎覆盖了整个墙面,像是人为涂抹。


拿血糊墙……这是要多变态才干得出来。


采集好样本后格瑞继续检查周围。


不止客厅,卧室,厨房,甚至连洗手间也都满是血迹,格瑞捂着口罩,仔细检查着血迹形状并拍照取证。


格瑞总感觉有什么地方很奇怪,却又说不上来。


格瑞回头看了一眼满屋子的血。


没有尸体。


对,要造成现场这种血腥程度至少需要不下五具尸体,但他检查了快四个小时却没有发现任何尸体。


被转移到殡仪馆了?


不,就算那样也应该在尸体原处做好记号。


格瑞看着自己一口袋不知道有没有用的取证,陷入迷茫。


看来案发现场是没有多大价值了。


“……怎么样?”安迷修看他出来了,急忙赶上去问情况,但看他表情也知道,他并没有抱太大希望。


格瑞摇了摇头。


“你先跟我说一下案子的具体情况吧。”格瑞也不忍看他这副疲惫的样子,既然来了,就要做好被委托的工作。


“嗯,”安迷修喝了口水,“是这样的,这户人家是一对经营小超市的夫妻,据妻子说她有三天在外市采购,回来的时候是七月十五号凌晨四点左右,一开门就发现了这个场景,直接吓晕了过去,过后大概半个小时左右被邻居发现,并报了警,我们根据血液的干涸程度,推测被害人应该是在七月十四号深夜十二点左右遇害。”


“去外市采购?”格瑞皱眉,“本市就有小商品批发市场,为什么要打老远跑到外市?还是在这么巧的时间。”


“这个我们也怀疑过,但据她说是她丈夫要求的,据说外市的小商品质量更好,她为此还找邻居埋冤过,邻居也证实了这个说法。”


“那么被害人……”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没有尸体是吧。”安迷修揉了揉眼睛,“我们并没有找到尸体,只是初步认定为男性户主,那些血液我们也拿去鉴定过。”


“结果呢?”


“你也能猜到了吧,那么多的血怎么可能是一个人的,鉴定的次数越多,不同的结果也越多,没多大价值。”


“嗯……”格瑞低着头思索着。


“行了,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今天估计又要通宵。”另一位警官走了进来,大大咧咧的拿了桶泡面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


“……也就你有那闲心。”安迷修撇了他一眼。


“我能有什么办法?垃圾堆都是我翻的,你还想我做什么?”


“什么……?垃圾堆?”格瑞听的一头雾水。


“嘿,我跟你讲,”那人似乎来了劲,“那受害人妻子透露说受害人有段时间一直在跟一个神秘人用微信联系,问他也不说是谁,妻子还以为他出轨了,结果他老公翻出语音说是男的,然后我们就问被害人妻子说有没有那神秘人的信息,结果她说替被害人抄过那人的电话。 ”


“那这是重大突破啊。”格瑞眼睛亮了起来。


“结果三天前就被她扔了。”安迷修默默补完那人的话。


“……”格瑞又缩回了座位里。


“安迷修你能不能别插话。”那人不满地看着他。


“可以啊,只要你不说那么多废话,恶党。”


格瑞这才反应过来,那人是安迷修的冤家死对头,雷狮。


“等等,还是没说到垃圾堆的事啊?”


“这就是关键所在,我提议去翻找垃圾处理厂的垃圾,他们一致反对,认为没多大意义,环境还差,说什么要把精力放在有用的线索上,我偏不听,去找了垃圾处理厂,你猜怎么着?”


“怎么了?”


“因为垃圾处理厂的工人因病休假,那三天的垃圾刚好就没有处理!原样堆在垃圾场上!”


“……可是就算这样量还是很大啊……三天的……”


“哼哼,”雷狮摇头一笑,“这户居住地离垃圾处理厂不远,所以收取垃圾的路线上他们是排在首位的,这样的话他们这户的垃圾在收取时就应该是在最底,而倒出来时……”


“就是最上方。”


“安迷修你不插话会死是吗?”


“但是,”安迷修选择性无视的雷狮的抗议,“找到的纸条因为浸了水,后两位数无法分辨,一个个试的话,有一百个号码,根本无从下手。”


“……的确,”格瑞思索着,“那从受害人微信中有找到相似号码吗?”


“没有,他微信里只有家人朋友,应该是被删了。”


“所以,”雷狮摊手,“线索到这就断了。”


格瑞听了也不由得感到可惜。


“我反正是尽力了,可能这案子就是破不了了。”


“能说点好话吗恶党?”


“能接受现实吗骑士?”


“你可以把那串号码告诉我吗?”格瑞抬头对安迷修说。


“嗯……可以的,但我劝你别真一个个试,且不说会不会被人投诉,光是话费你就承担不住。”


“这我知道。”


格瑞想到了一个方法,虽然不知道有没有多大用,但可以一试。


拿到号码后,格瑞回到家,把手机与电脑连接,在电脑系统内操作,把可能的一百个号码导入手机通讯录。


然后打开微信。


【好友推荐】64


来源均为手机通讯录。


再把可以确认为女性的号码删掉。


剩下28个。


虽然还是剩很多,但总归有些用。


格瑞慢慢划着屏幕,手指突然停下了动作。


一个奇怪的ID映在屏幕上。


【死亡俱乐部】


格瑞正要点击时,手机却响了。


“喂?安迷修?”


“你快点过来吧,又出事了。”


“……哈?”


“我早该想到的,这么变态的家伙肯定是个连环作案者,又有新案子了。”


格瑞收拾了一下马上又赶去了新的案发地点。
这次是在河边。


绕过围观的人群,格瑞找到了正在指挥的安迷修。


“情况怎么样?”格瑞拍打着身上蹭到的土渍。


“一具男尸,在河的上游被发现,是被大坝拦下来的,已经有巨人观现象了。”


格瑞不禁皱眉。


巨人观,指的是尸体由于内脏腐败,产生气体,把尸体撑大的现象,在潮湿炎热环境下极为多发。


那种尸体就像是充满气的气球,稍微一戳就有强刺激性的气味泄出,不带两三层手套的话,气味三天都消不掉。


如果是在河道里发现的尸体,尸体表面则大多依附着绿藻,尸体皮肤如油脂般滑腻。


说到油脂,还可以讲讲尸体的皂化现象……


好了打住。


格瑞回过神来,侧身询问。


“怎么确定是同一个人作案?”


一个血腥到恐怖,一个看起来就是普通案件,安迷修是不是太草木皆兵了?


“在尸体的口袋里找到了一张塑封纸片。”


安迷修把装着纸片的收集袋递给他。


【死人派对的案子还没结吗?


询问人:D】


“而且据附近居民指认,这个浮尸应该就是那户人中的男户主。”


“那的确有可能是同一个人作案……”


“一个案子没结,又来一个,结果死者却是上一个案子中的死者,合着这几天他死了两次。”


格瑞无心欣赏他的冷笑话,只愣愣地看着那张纸条不说话。


“这个字迹……有点眼熟。”


“……哈???”


—————————————

ps:这篇文章极不严谨,喝完可乐疯狂打嗝的我想起一出写一出,专业性知识如有差错,请勿较真……


很大的可能是这篇没有后文了,一时兴起的产物,一口气写完的,当练笔了,也有可能哪天我又灌可乐了就写完它(?


说是嘉瑞结果嘉德罗斯根本没出场哈哈哈哈哈哈哈


∠( ᐛ 」∠)_

【嘉瑞】医生与跟踪狂(下)/车

cp:跟踪狂嘉x心理医生瑞


注意:我流嘉瑞,ooc,开车都是意识流


链接见评论


∠( ᐛ 」∠)_

【嘉瑞】医生与跟踪狂

cp:跟踪狂嘉x心理医生瑞


注意:意识流ooc


—————————————


格瑞熟练地整理着患者资料,抬手看了眼手表。


九点半。


如果不是那个病人缠着他半天的话他现在应该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


那个病人的资料上写着的是人格分裂,结果却还有暴躁症,要不是有保安在外面,自己估计是要躺着出去了。


摸了摸脖子上的勒痕,格瑞只希望它不会太显眼。


心理医生不好当啊……


跨出医院大门,格瑞看着天上淅淅沥沥的雨撑起了伞。


格瑞低头看着手机,屏幕的反光映出一丝异样。


有人在盯着他看。


反应过来的格瑞迅速转头,看到的却只是对面空落落的车站。


格瑞把手机放回大衣口袋,加快了脚步。


耳边是嘈杂的雨声和鸣笛声,格瑞却觉得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他被跟踪了。


毫无疑问,又是那个人。


一个月前,他开始发现不对劲,自己的手机经常会收到一些奇怪的信息,看似没头没尾却与他息息相关,刚开始以为是发错的没有深究,后来却渐渐意识到不对。


在回家的路上有时会听到脚步声,回头时却又什么都没有,格瑞一度以为遇到鬼。


甚至,就在十天前,他发现自己的家有被翻动的痕迹。


很微小,但格瑞看得出来。


是跟踪狂。


格瑞不知道对方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但绝不是好事。


今天回家的时间比平时要晚,居然还是遇到了。


格瑞转头进了一家便利店。


店里的顾客和灯光让他紧绷的神经有了一丝放松。


即使胆子再大,也不可能会选择在人多的地方犯案。


佯装挑选着货架上的面包,余光却不住地往店外瞟。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车流经过的灯光被雨滴折射得七零八散,像是铺了一层雾。


付了钱,格瑞咬着面包坐在店外的长椅上。


没有发现那人的身影。


口袋里的手机却突然震动了起来。


格瑞取出来看,是一则短信。


【你吃东西的样子真可爱。】


格瑞迅速抬头望向四周,路过的行人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


“啧。”没有找到。


格瑞完全失了耐心,他现在只想马上回家,那个变态在哪想干什么都不关他的事。


上天似乎听到了他的想法。


回去的路上完全没有被跟踪的感觉,仿佛那人在发完短信后就销声匿迹了一般。


抖干伞上的水珠,格瑞熟练地拿起钥匙开着门锁。


把外套挂在门后,格瑞喝了一口桌上的半杯水,稳定下了心情。


打开电视,整个人陷在沙发里,揉着疲惫的眼睛。


手机却在这时响了。


格瑞瞬间坐直,慌乱地拿过手机,却发现是楼下秦阿姨打来的电话。


格瑞长叹一口气,接了电话。


“喂?格瑞啊?哎哟我是秦阿姨,我刚刚看见你上楼了,你怎么才回来呀?”


“嗯……医院有点事,怎么了吗?”


格瑞耐心地听着她讲话,平时觉得有些唠叨的声音在此时听起来却无比的安心。


“这样啊,你刚刚有个朋友来看你,我跟他讲你不在家,他却说等你回来,我想着你终于肯让朋友来家里了,要不要我端点饺子上去?”


“朋友?”格瑞的指尖发僵。


“对啊,从来没见过,你应该看见了呀,他一直在楼上没下来呢。”


格瑞看向一直紧闭着的卧室门。


他从来没有关卧室门的习惯。


格瑞匆忙应付几句挂断了电话,长时间的神经紧绷让他的后背被冷汗浸湿。


他,正和一个跟踪狂共处一室。


刚刚的对话很可能已经打草惊蛇了,贸然报警或者出门求救都很可能会惹怒对方,可要他就这样待着也不是办法。


手机又响了。


是短信的通知音。


格瑞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点击通知。


【不进来看看吗?】


格瑞心里咯噔了一下。


去,还是不去?


————————————


请看下集∠( ᐛ 」∠)_


然后下集就飙起了车。

剧情改动,上一版第四章作废。


本来是长图,但一发就糊,所以还是切成截图。




疯子科学家爱上了试验品二号。


“所……所长,嘉德罗斯把二号拐走了,我们要去追回来吗?”


“……唯一一个打得过他的都被他拐跑了,谁去追?”


—————————


手机回归,继续我的指绘生涯。

《隔壁的杀人犯》第四章被屏蔽了……

_(:3 」∠)_ 

当杀人狂遇上变态。

_(:3 」∠)_ 

“隔壁的杀人犯真可爱啊……”

两人如此想着。

_(:3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