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炸天的神奇海螺

混凹凸,瑞右党。
主产嘉瑞,金瑞。
是个臭傻逼。

花于何处盛开

cp:金瑞(不逆)
——————
        “格瑞!”
        发小的声音从身后穿来,格瑞无奈叹气,转身便被一抹灿金抱了个满怀。
        “……松手,你又来做什么?”看着怀中人的傻笑,格瑞只能摇了摇头,“凹凸大赛不是游戏,别整天笑得那么开心。”
        “哈?”金顿时有种被小瞧的感觉,“我当然知道不是游戏,但是!有我和格瑞你联手,要夺得冠军还不是轻而易举吗?”
        金越说越兴奋,大有自己打遍天下无敌手的迷之自信。
        格瑞看着手舞足蹈的金,心里想着:
        冠军只能有一个啊,白痴。
        “哦对了,格瑞!我是来找你去看鸢尾花的!”似乎是想起了正事,金又把目光转向了格瑞。
        “……无聊,不去。”看着面前这想一出是一出,完全不知危险是何物的少年,格瑞只觉得自己要提前进入更年期。
        这人是生来克我的吗?格瑞心想。
         “诶……可是,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找到那么好看的花啊,还是那么大一片!”金见格瑞还是没反应,就用那种可怜兮兮的表情看着他,“格瑞,你就去看看嘛……就一次!我保证你不会失望的!”
         这人就是克我的。格瑞心想。
        
         等他到了那片鸢尾花地,格瑞再一次感到心累无力。
         “这不是野草吗……”格瑞强压下召唤烈斩的冲动。
         “不是!这是鸢尾花,虽然长得是有点像野草啦……”
         “……这到底哪里好看了。”格瑞现在只想马上拎着发小走人。
         金却被他这么一问给噎了一下,摘起一株那紫色的小花,捻在手里对着太阳,眯起了一只眼:
         “格瑞你不觉得它很像你的眼睛吗。”
         无心的话语却顿时将沉静的湖水搅得浑浊不堪。
         未等格瑞搭话,金又慌忙把花虚握在手中,摸了摸头,笑着说:“诶格瑞,我告诉你哦,我可是花了超久才找到这种紫色的花的,我当时可兴奋了,马上去终端搜索这是什么花,然后啊,我才知道它叫鸢尾花,名字超好听的对吧?还有啊,它象征着友谊,希望……”和爱情。
         又一次陷入了寂静。
         “格瑞,等比赛完了我们就回登格鲁星去看花吧。”
         “别傻立flag了,白痴。”格瑞仿佛是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看着笑得灿烂的金,他小声说着:
         花就你自己去看吧,白痴。
        
         时间是不会因为人的情感而变得缓慢的,那一天还是到来了。
         格瑞靠在石墙上无力地喘着气,看着在自己身前已经完全狂化的金,他刚杀完剩下的参赛者,格瑞看着他身上明暗不一的血迹说不出话。
         这个荒唐的游戏,终于只剩下了两个玩家。
         格瑞身受重伤,只能看着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的金,像是宣判死亡的神明,他却感到轻松了许多。
         他一直想找到害死自己父母的凶手,想复仇,这个执念压了他太久,太久。当他觉得自己要被压得喘不过气时,金来了,在他黑暗的世界里充当了太阳。
         或许那只是萤萤之光,但对格瑞来说,那就是璀璨的太阳。
        早在那片花海里,他就已经做出了决定,准备好了今天的到来。
        金离他越来越近,却在一米前停下了脚步。
        格瑞看见了自己最不想看到的一幕:金控制着箭头穿过了自己的身体,倒在了格瑞面前。
        “金!”
   
        凹凸大厅里聚满了人,听着裁判长大人宣读大赛的规则。
        裁判长大人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他不会笑,也不能哭,因为他曾听过一个人这么对他说:
        “别哭啊……我的鸢尾花。”
        end
        鸢尾花的花语是:绝望的爱,和信仰者的幸福。
        

评论(5)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