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炸天的神奇海螺

混凹凸,瑞右党。
主产嘉瑞,金瑞。
是个臭傻逼。

[嘉瑞]当傲娇变得耿直(上)

cp:嘉瑞

注意:傻逼意识流嘉瑞。OOC

————————

“祖……祖玛,现在可怎么办啊……?”雷德皱眉看着走在前面的嘉德罗斯,戳了戳身旁的祖玛。

“……活该,等死吧。”祖玛撇都没撇他一眼。

“别啊祖玛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你们在干嘛?”嘉德罗斯不耐烦地转头。

“啊,没,没事,就是……嘉德罗斯大人您有没有觉得……不舒服?”雷德结结巴巴地问着嘉德罗斯,紧张得心脏仿佛要停跳。

“……哈?”嘉德罗斯觉得雷德今天格外的傻。

“诶?没事吗?啊……我就是关心大人您一下。”雷德憨笑着摸了摸头。

“……切。”嘉德罗斯转回去继续走。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祖玛冷淡的声音从身侧传来。

“谁知道会被老大喝下去啊……”

“……所以我喝下去就没问题了?”祖玛挑眉看他。

“诶不是啊,祖玛你听我解释……”

今天早上——

“雷德大人,”鬼狐式标准微笑,“这个是您要的‘耿直药水’,药如其名,喝下它的人会变得耿直无比,相信您能用它听到您想要的话语。”手掌摊开,一瓶晶莹的无色药水现于眼前。

“真的?”雷德看着那小巧的瓶子,心想着就这么点的药水能让祖玛变得耿直吗?

“假一赔十,”鬼狐将药水递给雷德,“药效可坚持三天。”

“这么厉害?谢了。”

“期待与您的下次合作。”

结果谁知道被嘉德罗斯当水一口闷了。

不知道有没有副作用啊……雷德不安地想。

不过大人本来就很耿直啊,日天日地的,应该不会出事……吧?

凹凸大厅——

“格瑞你等等我啊!”听着金咋咋呼呼的叫声,格瑞觉得自己又老了十岁(×)。

“格瑞你走的太快了,你刚喝完牛奶不能走太快知道吗,肚子会不舒服的。”

看着金一脸严肃的表情和身旁传来的窃笑声,格瑞觉得这世界上不会有比金还耿直的人了。

“啊,又是那个家伙!”金看向大厅另一边熙熙攘攘的人群,一眼就瞄到了同样是金发的嘉德罗斯,“他们在干嘛……好像吵起来了?”

格瑞抬眼望去,只看见嘉德罗斯激动的在和他人说着什么,还时不时挥舞下棍子,祖玛好像是在劝架,雷德……他为什么要蹲在角落里?

“格瑞我们过去看看吧!”金一脸看热闹不怕死的表情,拽着格瑞就望那边跑。

……刚刚是谁叫我不要走太快的???

穿过人群,已经能听见他们争吵的内容。

嘉德罗斯:“就这也能叫可爱?”

不知名参赛者:“当然了,你看看这双马尾!这飘起来的角度!这明亮的眼睛!”

嘉德罗斯:“像你这种渣渣也就只有这种审美了。”

格瑞仔细一看,那位参赛者手里举着一个少女手办,气愤地和嘉德罗斯争辩。

周围传来窃窃的讨论声。

“这人谁啊,这么不怕死敢和那位嘉德罗斯吵架?”

“哈,别看他现在胆子大,平时怂的一批,也就是刚刚嘉德罗斯说他手办丑才一时热血上头。”

“哦……他就是那个手办狂魔?”

“我比较好奇嘉德罗斯怎么还没动手打他,平时的话应该半个大厅都被他掀了才对。”

“是啊……有点奇怪。”

格瑞倒不觉得奇怪,毕竟这神经病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刚想拉着金往回走,只听嘉德罗斯又是一声怒吼:

“狗屁!我家格瑞才是天下第一可爱!”

……

嘈杂的大厅瞬间陷入了寂静。

场面一度尴尬。

路过的凯莉:yoooooooo

格瑞僵硬地转头,“嘉德罗斯……你有病啊?”

嘉德罗斯好像并未注意到气氛不对,看见格瑞叫他,马上一个箭步冲过去把格瑞拉到那个参赛者面前。

嘉德罗斯激动的用手指着格瑞:“看到没有渣渣?这才叫可爱!你那能叫可爱吗?看看他,虽然面瘫脾气还不好,但是他爱喝牛奶!有洁癖!还恐高!这叫什么你知道吗,这叫反差萌啊渣渣!下次再让我听到什么鬼东西第一可爱我就把你打飞出去!”

格瑞觉得自己可能活在梦里。

这不是嘉德罗斯吧,这是假的螺丝吧???你真的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还有为什么你了解的那么清楚啊???

金还沉浸在那句响亮的“格瑞天下第一可爱”里无法自拔,世界太可怕,我要回家。

手办狂魔参赛者:……我竟无言以对。

而路过的凯莉大佬表示:已全程录像并发至凹凸论坛,记得刷yoooo哦各位亲。

雷德:……我可能真的要死了。

但傲娇变得耿直时会发生什么呢?

答:当然是人间惨剧啦。

tbc

————————

天若有情天亦老,嘉德罗斯是块宝(?)。

_(:3 」∠)_ 

评论(10)

热度(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