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炸天的神奇海螺

混凹凸,瑞右党。
主产嘉瑞,金瑞。
是个臭傻逼。

[嘉瑞]当傲娇变得耿直(下)

cp:嘉瑞

注意:傻逼意识流嘉瑞,ooc

——————————

格瑞坐在冰山上思考人生。

昨天他花了整整半小时才和金解释清楚。

鬼狐表示药物并没有任何副作用。

……那嘉德罗斯怎么会……?

格瑞脑海中浮现了一个答案,但是马上就又被他否决了。

嘉德罗斯不可能喜欢我的,哪有人暗恋人会天天找他打架的?想必是鬼狐又在骗人。

再者说,自己也并没有什么讨人喜欢的地方。

恐高,小孩子习性,洁癖,嘉德罗斯口中的反差萌在自己听来就像是讽刺。

别人眼中强大的大赛第二,格瑞却觉得自己还真是弱得可以。

简直是破绽百出,而嘉德罗斯却是个完美的人造人。

如果不能赢的话,来参加大赛还有什么意义?自己的父母又该去何处找寻?

格瑞的心情瞬间降到了冰点。

不能被外物所困扰,赢得大赛才是我的目标。

“格瑞!”嘉德罗斯老远就看到了冰山上的格瑞,赶忙甩下雷德和祖玛跑过来。

走到近时,嘉德罗斯却停了下来。

格瑞的眼神黯淡无光。

——就像初见时那样。

“系统,”他轻声说,“分析一下格瑞的心情状态。”

【系统分析:心情值 32 状态 低落】

“……该怎么办?”

【系统提示:建议转移对方注意力】

嘉德罗斯深吸一口气,走上前去。

“嘉德罗斯,”格瑞看到了对方那显眼的灿金色,“你又来做什么?”

“格瑞,不是我说你,”嘉德罗斯叉腰,“说了屁股会冻到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格瑞:妈的神经病。

格瑞一跃跳下,稳住因为恐高而微微颤抖的身体。

所有的弱点,都不需要。

“……没事的话,”转身,“就不要来烦我。”

“格瑞。”

嘉德罗斯叫住了他,格瑞转头看去,只看见嘉德罗斯微簇着眉看着他。

“……明天傍晚,在赤焰山,我有话要和你说。”

嘉德罗斯舔了舔嘴角,眼神飘忽不定,握着大罗神通棍的手也是松了又紧,深吸了几口气之后,再次望向格瑞:“……我会一直等到你来的。”

格瑞觉得心里骤然紧了一下,因为他发现,嘉德罗斯的眼中,是满满的坚定。

阳光下的发丝泛着金光,少年微红着的脸和水亮的双眼。

“……嗯。”这样的一幕让格瑞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望着嘉德罗斯远去的背影,格瑞觉得自己又多了一个弱点。

而且恰好是致命的。

——————

嘉德罗斯却在格瑞看不见自己的地方捂脸蹲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办啊!要死要死要死!”

赶来的雷德被吓得不敢上前,站在一边弱弱地问:“老大……没事吧?”

嘉德罗斯连耳朵都红了一片,安静一会儿过后,把脸从手中稍抬了一点,看向雷德。

“去帮我摘玫瑰,要很多,超级多。”

雷德:???

“还不快去!”嘉德罗斯瞪了他一眼。

“好好好大人您等着!”

看着雷德祖玛走远,嘉德罗斯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系统,”嘉德罗斯皱眉,“你确定这时候告白合适吗?”

【系统提示:绝对合适(笑)】

嘉德罗斯头一次觉得自己的系统可能出了故障。

当时怎么就听信系统叫住格瑞了呢?要不然等明天跟格瑞说是逗他的?

不行不行那样会被他打的,而且格瑞他……

好像也有点期待?

是……喜欢我吗?

脸瞬间又红了一层。

好!就决定了!明天和格瑞表白!

耿直的嘉德罗斯并未考虑到格瑞是否会拒绝自己。

——————

慌乱不安的并非只有嘉德罗斯一人。

“格瑞……”这是金第15次叫住快要撞到柱子的格瑞。

“嗯?哦。”格瑞咬着吸管,仿佛才发现自己走错了方向。

“格瑞,我总觉得你最近怪怪的。”金歪头。

“……”

“真的,好像从昨天看见嘉德罗斯起,你就像变了个人一样,”金回忆着,“昨天对着我骂了嘉德罗斯三十几次神经病,回去的时候一路上都在吐槽。”

“说真的格瑞,我是第一次看你说那么多话。”

格瑞错愕地转头。

“虽然平时遇上他你也会变得精神起来,但昨天反应真的好大,而且你骂了他那么久居然没打他。”

“……我只是不想惹麻烦。”

“可是格瑞……”金似乎还想说什么,却突然顿了一下,“格瑞……”

“嗯?”

“你脸红了。”

“……没有。”

————————

夕阳把暗红的赤焰山渡上一层金光,山脚下是被铺成一片的玫瑰花海。

嘉德罗斯蹲在花海中,捻着朵玫瑰,嘴里念念有词。
格瑞会来,格瑞不来,格瑞会来,格瑞不来……”

“……格瑞不来。”嘉德罗斯望着手中光秃秃的花杆,愣了一下,随即又把眼睛凑向花杆,仔细地寻找着什么。

“哈!格瑞会来!”兴奋的举着手,手中是一片极小的幼嫩花瓣。

幼稚的像个孩子。

雷德:“祖玛……我没听说过这药会让人变傻啊。”

祖玛:“……”

远方一抹白色的声音抓住了嘉德罗斯的注意力。

“格瑞!”

格瑞看着那一片花海和花海中那灿金色的身影,愣住不知如何是好。

没来由的情感涌上大脑,瞬间将自己淹没。

“格瑞……”嘉德罗斯走上前,拉住格瑞的手。

“……嗯。”

“我……”嘉德罗斯红着脸,在将要吐露出话语时,突然眼前一黑。

“格……瑞?你怎么在这?”羞红的脸庞被换上了诧异的表情。

格瑞的话语在嘉德罗斯松开手时也重新沉回了心底。

啊,时限到了。

……这场闹剧是该结束了,无论是嘉德罗斯还是自己,都不应该在残酷的大赛中存有念想。

回去之后,还是敌人。

明明就该知道的,明明就该醒悟的,格瑞,你为什么就是执迷不悟呢?

“……没事,”格瑞开口,声音出乎意料的平静,“我走了。”

嘉德罗斯突然感觉心像是被揪着一样疼。

【系统提示:对方心情值直线下降!!!向他告白!!!】

【系统提示:对方心情值直线下降!!!向他告白!!!】

【系统提示:对方心情值直线下降!!!向他告白!!!】

系统在脑海中刷着屏,嘉德罗斯伸出手抓住转身的格瑞,把他抱在怀里。

“格瑞!我喜欢你!”

炸了。

格瑞呆愣着看着他。

“我嘉德罗斯,喜欢你,格瑞。”嘉德罗斯抬起头看他,眼中是满满的坚定与王者的傲气。

“答应了,你就是王妃,不答应,”嘉德罗斯撇嘴一笑,“就打到你答应。”

“……神经病。”

“所以是答应?”

“……懒得理你。”格瑞红着眼角想要转身就走。

嘉德罗斯扯过他的衣领,抹去格瑞眼角的液体,轻声说着,“格瑞……我喜欢你。”

“……”

“我喜欢你。”

“……”

“我最喜欢的就是你。”

“……嗯,我也是。”

当傲娇变得耿直,会发生……

不需要药水,互相喜欢的两人也注定要在一起。

end

————————

这篇终于完啦,_(:3 」∠)_ 

希望你们会喜欢这个结局。

我嘉瑞只会写小甜文你们会不会嫌弃我啊……

评论(10)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