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炸天的神奇海螺

混凹凸,瑞右党。
主产嘉瑞,金瑞。
是个臭傻逼。

[金瑞]恶龙与骑士的捉迷藏

cp:金瑞

注意:我流金瑞(傻逼意识流),ooc

比较长,有黑金。

(之后再发辆车)

为什么每次一发金瑞画风就不对?

——————————

城中发生了惨案。

一家五口,一夜之间变成破碎的尸块覆盖着庭院。

未干的血液还在流淌着,渗入泥地延伸至地底,仿佛在无声地控诉这罪行。

格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

尸块的伤口犬牙差互,像是撕扯造成的。

——像是恶龙的撕咬。

这件事很快惊动了贵族,他们要求皇家骑士队解决这件事,如果是人为,找出犯罪者,若果是恶龙解除了封印……

杀了恶龙。

“格瑞……”金搭上格瑞的肩膀,捂着鼻子皱眉道:“别看了……我瘆得慌。”

“……”格瑞叹了口气,明明都当上骑士了怎么还是这副德行?

“骑士长大人,我们有新发现。”一个身着银色铠甲的人对格瑞说道。

“嗯……”格瑞带金跟着他走过去,顺着少年手指的方向,格瑞看到了一个脚印。

或者说,爪印。

看来是恶龙无误了,格瑞想。

“格瑞……我们现在可怎么办……”金揪着格瑞的衣角,“真的要去找那什么恶龙吗……”

“废话。”格瑞白了他一眼。

如果真是恶龙,那么它很有可能会继续危害城民。

必须趁早解决。

“骑士长大人,”银甲少年皱眉,“恶龙所在地是禁地,我们怎么进去?”

“这个没关系,”格瑞摆摆手,“我会去和国王说的。”

——————————

格瑞真的好冷静啊……金想。

短短三年就当上了骑士长,而我却才刚刚受封为骑士。

我真是太弱了,金感到懊恼。

看着在现场勘察的格瑞,金却忍不住想到了别的地方。

……格瑞的衣角被染上了红色。

好脏。

格瑞看得好认真。

……对我都不曾这么认真过。

口中的话语只有“白痴”与“笨蛋”。

那个少年和格瑞关系很好的样子。

——是这样吗?

——————————

得到了国王的允准,格瑞带着骑士队出发了。

初到的地点是一个繁华的小镇。

格瑞决定先在这里休息,明早继续。

金表示很乐意。

“格瑞,你都不觉得累吗?我觉得好累啊……”金把头靠在格瑞的背上,用一种别扭的姿势走着。

“……把头拿开,”格瑞扶额,“一会儿就可以去休息了。”

“不要……我再靠会儿。”金的回应是靠的更紧了。

格瑞叹气。

秋姐真是丢给了他一个大麻烦。

格瑞转过身,拍了拍金的头,“身为骑士,你连这点耐心都没有吗?”

“……”金看着他,抿着嘴不说话。

“……行了”格瑞偏过头,“你去休息吧,剩下的我来整理就好了。”

“嘿,格瑞你最好了!”金摸着鼻子一脸傻笑。

跟小时候一样蠢。

格瑞这么想着。

——————————

格瑞的身上好香……

金把头往他身上蹭了蹭。

是什么味道呢……

金还在思考着,格瑞却叫他移开头。

为什么呢?就这么不喜欢我亲近吗?

揪紧了格瑞的衣角。

那也没关系,

——反正我不会放开你。

等等?金被自己脑海中的想法吓了一跳,连格瑞之后说了什么都没听清。

看着格瑞暗紫色的双瞳,金的大脑又陷入了混沌。

格瑞真好看啊。

只有我能看。

——————————

出乎意料的,在第二天早上,格瑞就被尖叫声吵醒。

“怎么了?”格瑞边绑着发带边问着身边的人。

“骑、骑士长大人……”那人不知所措地看着格瑞,“埃里克他、他死了!”

“……什么?”格瑞绑着发带的手就那么悬在了半空。

埃里克是骑士队里最有天赋的少年,也是格瑞最为信任的亲信,本打算等退休之后引荐他做骑士长的。

“……人在哪。”格瑞冷静下来。

跟着人群走到了森林里,埃里克的尸体就躺在眼前。

不,不能说是躺,少年的身体被撕裂成了无数的碎片,被整齐的“放”在地上。

“骑士长大人……”队员不安地说,“这是恶龙做的……吗?”

“看样子……的确是。”格瑞凝视着尸体。

一样锯齿般的伤口,一样的死状,少年的脸上似乎还能看出惊恐的表情。

但是好像哪里不对……

他的尸体并没有散乱在各处,反而像是被仔细的“拼”在了一起。

像是要证明些什么。

——————————

埃里克死了。

金直到中午还没缓过来。

死、死了?

埃里克不是很强吗……能跟格瑞媲美的剑术与刀法。

一连见到了两次恶龙屠杀案,使金感到恐惧的却不是案件的血腥程度。

而是在他看见埃里克的尸体之后,

心中突然的满足感。

————————

“……金?”格瑞把手在发小面前舞了舞。

“嗯?啊格瑞。”金从沉思中反应过来。

“……此事的确出乎了我的意料,”格瑞沉吟,“但骑士队中的每个人都早已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你也是吗?”金看着他。

“嗯,”格瑞点头,“无论是死在恶龙手里还是战死于战场。”

“……”金重新低下了头。

格瑞觉得自己可能说错话了,伸出手去抚了抚金额前的碎发,“但是我可没那么弱。”

金抬起头,看着格瑞的眼睛说:“格瑞,我会保护你的!”

……把自己保护好再说吧,白痴。格瑞笑着说道。

埃里克死了,但是骑士队还要继续前进。

一路上又陆陆续续的死了许多队员。

如出一辙的分尸。

队里已经开始感到不安,人心惶惶。

各种流言与揣测也在军队中流传。

“你们有没有觉得……恶龙一直在跟着我们?”

“你、你可别吓我啊?”

“你难道是想说恶龙在和我们玩捉迷藏吗?”

“真的,你想想看,一路上我们是不是死了许多队员……但是附近的城镇,甚至是同城的城民都未有被袭击。”

“照你这么说……这恶龙是盯上我们了?”

“实际上,我觉得”那人刻意放低了声音,“恶龙很可能就混在我们队里。”

“???”

树后的格瑞沉下眼眸,这种猜测他也并不是没有过,但骑士队中每个人都档案与生平他都是一清二楚的,绝不可能有恶龙混入。

“格瑞……”金拉了拉他的衣角,“你觉得他们说的是对的吗?”

“……没有证据,只是个猜测罢了。”格瑞看着眼前的金,陷入了深思。

金还没有建立档案。

——————————

格瑞最近有些奇怪,金想。

他有一次半夜醒来,却发现格瑞不在帐篷里,等了一会儿便传来了脚步声。

金决定装睡,在格瑞进来之后悄悄地把眼睛睁开一条缝。

格瑞身上是大片的血迹。

金诧异,刚想出声询问,忽然又反应过来。

那血迹不是格瑞的。

那么……是谁的呢?

突然的困意涌上大脑,金渐渐又睡了过去。

——————————

又死人了。

这次倒不是队员,是城镇里的一名少女。

昨天还看见她在街边卖花,笑容灿烂。

而现在却只剩尸骸残渣一片。

检查尸体时,格瑞听到了私语声。

“这次不是队员了。”

“但是他们都有个共同点。”

“嗯?”

“……都跟骑士长大人接触过。”

此话一出,周围瞬间安静了下来。

队中一名红发的少女不满的看向说话者,“你这是什么意思?怀疑骑士长大人吗?”

“……清者自清。”那人不屑的撇撇嘴。

“你!”红发少女眼看着就要冲上去打他。

“好了。”格瑞出声制止,“情况已经很糟糕了,我希望不要再有内乱。”

“……是,”红发少女止住手,“骑士长大人。”

格瑞抬眼示意队员继续勘察,自己却走到了无人的树林中。

“唔……”格瑞倚在树上止不住的呕吐着。

脑海中浮现的,是少女被撕裂的所有过程。

他思索一番。

想起了一个被遗忘很久的事实:

自己的档案,是伪造的。

——————————

格瑞是恶龙。

这是金这两天听到的最多的话语。

可他并不信。

格瑞不可能是恶龙的,格瑞从小就……

金突然顿住。

格瑞是五岁时被秋姐捡来的。

连居民户表都是补填的。

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

不,金摇了摇头,我到底在想些什么?

格瑞不可能是恶龙的。

————————————

“我死了之后,你就离开这个城镇吧,走的越远越好,不要再回来。”格瑞看着满脸泪痕的金平静地说着。

“……为什么?为什么啊格瑞!”金哽咽着,拼命摇着头。

“因为我是恶龙,因为你不应被我束缚。”格瑞看着他,“把我忘记,你只需要记住,你是金。”

“格瑞……”金拉扯着格瑞的衣角,却挣不过押着格瑞的骑士。

格瑞一步步走上火刑架,身旁传来了咒骂声。

“看吧!我早就说过他是恶龙!”

“国家居然才查出来他伪造的档案,白让我们损失这么多队员!”

“晚上用恶龙的形态杀人,白天却摆着一副圣人嘴脸,真叫人恶心!”

……谩骂声不绝于耳。

格瑞却不加以理睬,他只希望。

金能听他所说,趁早离开。

——————————

格瑞走上了火刑台。

金觉得大脑一片混沌,像是被黑雾蒙蔽了双眼,但他仍看清了许多。

看清了骑士队丑恶的嘴脸。

看清了角落里痛哭的红发少女。

看清了高高在上一脸自得的国王。

看清了……格瑞最后用嘴型对他说着:

快走。

金忽然想起,判定了格瑞是恶龙的那个案件。

尸体的切口是整齐的。

金突然觉得心脏里有个地方传来了钝痛。


——像是恶龙在咆哮。

“无知的人啊、都该死。”

end

评论(3)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