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炸天的神奇海螺

混凹凸,瑞右党。
主产嘉瑞,金瑞。
是个臭傻逼。

[嘉瑞]今天的格瑞也正尝试着搞死舍友

cp:嘉瑞

注意:我流嘉瑞,ooc(重点)

————————

秋风吹拂过落叶,晨曦拨开浅雾透过窗棱铺洒在手中的书页上。

格瑞呼吸着清新湿润的空气,纤细的双手轻轻抚过被舍友画的乱七八糟的书籍,忍不住感叹着。


“今天真是个搞死嘉德罗斯的好日子啊。”

嗯???

一旁的发小金懵了逼。

“格瑞你……没事吧?”

格瑞不答,收了书整理好书包,“走吧。”

“……哦。”金悻悻地收起漫画拿上课本跟着。

格瑞口中的嘉德罗斯,是整个年段出了名的学神,也是出了名的……能作。

小至放了老师车胎的气,大至公然组织学生抗议补课,全靠成绩撑着才没被勒令退学。

可是自从格瑞转来之后,嘉德罗斯好像就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他身上,整天嚷嚷着叫格瑞跟他比赛刷题,不比就要打架。

还好格瑞也不弱,金叹了口气。

两个月前还向生管老师提议要和格瑞一个寝室,扬言要是不同意就要放了全校老师车胎的气,组织罢课,还说要把全校的厕所都给堵了,吓得老师……马上叫了家长。

怎么可能什么事都顺着他嘛。

结果家长居然同意,还帮着劝说,结果格瑞还是得和嘉德罗斯同寝……而且还要到了双人寝室!

不知道他们现在相处得怎么样……但是听说嘉德罗斯收敛不少了……

但昨天格瑞就因为跟他打架受伤请假回家了。

金看向沉着脸走在前面的格瑞。

……看样子相处的不怎样。

“哟,格瑞?”是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正倚身靠在校门口,双手环抱在胸前,咧嘴笑着看向格瑞,眼中是意味不明的光。

“……”格瑞停下脚步站在原地。

“格……格瑞?”金望向格瑞。

格瑞抿着嘴唇,看着嘉德罗斯不说话。

嘉德罗斯看他这样,倒是起了兴趣,边说着什么边朝这边走来。

却是在他走至半程时格瑞突然发力朝他冲来,一口气从他身旁穿过,闪进校门不见了踪影。

其动作之神速,连身旁的金都没反应过来。

“……我操。”

嘉德罗斯只愣了一下就立马反应过来抓起书包跑进学校里。

独留金在风中凌乱着。


“格瑞!”

等嘉德罗斯气喘吁吁地跑上楼走近教室,看见他那好舍友一脸波澜不惊的翻着课本就来气。

这家伙学坏了,绝对学坏了!

“走廊严禁奔跑,嘉德罗斯同学。”格瑞看着他。

“……”好想反驳但是找不到点该怎么办。

嘉德罗斯气不打一处来,愤愤地坐回座位,喝着水顺气。

“……”格瑞看着他不说话。

这家伙用的好像是我的杯子吧……就上次被他借去了没还的那个。

嘉德罗斯看他盯着自己,马上像是不服气一样地盯了回去。

“……”这家伙还真是一点亏都不肯吃啊……小学生吗。

格瑞懒得理他,低头看书。

也没什么好跟他置气的,其实就是个小孩子脾气的智障罢了。

只不过是一见面就被骂了渣渣而已。

只不过是课本被他乱画了而已。

只不过是上课会拿纸团扔自己而已。

只不过是纸团里面还写着“你的芦荟好好笑”而已。

只不过是生日的时候被他用蛋糕糊了脸而已。

只不过是……

……草。

格瑞越想脸越黑,翻书的力气也像是要把书翻烂一样。

“格瑞……”嘉德罗斯走上前。

格瑞下意识紧张起来,随时准备反击。

可嘉德罗斯却从口袋里拿出一条创口贴,无视格瑞的挣扎撕下原先的创口贴,将手中的贴在了格瑞脸上。

“那些渣渣的创口贴哪有我的好。”像是欣赏作品一样,嘉德罗斯得意的笑着。

“……”人家是正规医院。

摸了摸脸上的创口贴,格瑞的思绪却乱了。

这家伙怎么了……良心发现?

而且嘉德罗斯贴完就坐了回去,没再纠缠。

……可能,内疚了?

“格瑞……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前排的凯莉刚转过头想问格瑞问题,还未问就指着格瑞狂笑不止。

“……”很好我已经知道了。

撕下创口贴,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


我的芦荟好看吗。

转头看向嘉德罗斯,罪魁祸首早已趴在桌子上狂笑着,肩膀伴随着笑声耸动,甚是魔性。

格瑞看着手上的创口贴。

望了望桌上被他画过的书。

不禁想着:

哪天把他搞死算了。

——————

ps:这俩是真的适合那种高中互怼的设定啊

嘉德罗斯:格瑞,叫爸爸。(兴奋脸)

格瑞:滚吧傻儿子。(冷漠脸)

金:???

今天的海螺写文也还是放飞自我(×)

评论(10)

热度(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