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炸天的神奇海螺

混凹凸,瑞右党。

主产嘉瑞,金瑞。

是个臭傻逼。

【嘉瑞】午夜的死人派对

cp:心理变态嘉x法医瑞


注意:我流嘉瑞,猎奇向有,ooc,这是我在灌了一大瓶可乐之后神智不清的产物,意识流


———————————


“这次案子的残忍程度绝对超出你的想象。”


同行的安迷修一脸严肃的表情,眼下的黑眼圈暗示着他已经不眠不休很久了。


“再血腥也得查。”格瑞熟练地套上橡胶手套,检查好自己随身的检查工具,准备进入案发现场。


这是市里有史以来反响最大的案子,局里已经尽力把事情压下去了,然而众口悠悠,还是造成了极大的社会不安。


前几次的检查工作都没有什么突破性进展,所以才特意去隔壁市找来了格瑞,法医届的名人,希望能有助于破案。


格瑞深吸口气,上级给的压力很大,自己也希望能找出蛛丝马迹,但从前几次都毫无进展来看,希望不大。


案发现场在居民区里的一户人家里,由于保密工作和现场封闭,格瑞也只是知道现场很血腥而已,具体情况还是要自己去看。


绕过封锁线,打开房门,里面的景象深深刺激到了格瑞的神经。


视线所及,一片鲜红。


整座屋子就像是刚从鲜血中沥出一般,十几把座椅东倒西歪,餐桌上的菜肴被淋洒上了鲜血,所有的家具都布满血迹,一丝一丝地渗进去。


墙壁上未干的鲜血粘稠地往下缓慢滴淌,地砖表面和缝隙里布满干涸的血块,整个空间里散发着一股腐败的恶臭味。


墙上被鲜血染红的装饰物像是开party用的,沙发上兔子布偶的绒毛也因沾了血而黏浊打结,表情却还在笑着,看着叫人慎得慌,极端的混乱与刺目的红让人神经紧绷。


他想起了同事说的“死人的聚会”,现在才明白是什么意思。


格瑞小心地绕开地上的血迹,走到墙壁边。


先易后难,墙上的血迹往往比地上的更好检查,因为墙壁上的血迹多半是喷溅型血迹,可以根据滴液的形状,尖端的方向相连成线,线的交点就是血液的溅出点,也就是被害人被杀时的位置。


但是格瑞看着墙上的血却犯了难。


墙上全是擦蹭型血迹。


一大片的血迹几乎覆盖了整个墙面,像是人为涂抹。


拿血糊墙……这是要多变态才干得出来。


采集好样本后格瑞继续检查周围。


不止客厅,卧室,厨房,甚至连洗手间也都满是血迹,格瑞捂着口罩,仔细检查着血迹形状并拍照取证。


格瑞总感觉有什么地方很奇怪,却又说不上来。


格瑞回头看了一眼满屋子的血。


没有尸体。


对,要造成现场这种血腥程度至少需要不下五具尸体,但他检查了快四个小时却没有发现任何尸体。


被转移到殡仪馆了?


不,就算那样也应该在尸体原处做好记号。


格瑞看着自己一口袋不知道有没有用的取证,陷入迷茫。


看来案发现场是没有多大价值了。


“……怎么样?”安迷修看他出来了,急忙赶上去问情况,但看他表情也知道,他并没有抱太大希望。


格瑞摇了摇头。


“你先跟我说一下案子的具体情况吧。”格瑞也不忍看他这副疲惫的样子,既然来了,就要做好被委托的工作。


“嗯,”安迷修喝了口水,“是这样的,这户人家是一对经营小超市的夫妻,据妻子说她有三天在外市采购,回来的时候是七月十五号凌晨四点左右,一开门就发现了这个场景,直接吓晕了过去,过后大概半个小时左右被邻居发现,并报了警,我们根据血液的干涸程度,推测被害人应该是在七月十四号深夜十二点左右遇害。”


“去外市采购?”格瑞皱眉,“本市就有小商品批发市场,为什么要打老远跑到外市?还是在这么巧的时间。”


“这个我们也怀疑过,但据她说是她丈夫要求的,据说外市的小商品质量更好,她为此还找邻居埋冤过,邻居也证实了这个说法。”


“那么被害人……”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没有尸体是吧。”安迷修揉了揉眼睛,“我们并没有找到尸体,只是初步认定为男性户主,那些血液我们也拿去鉴定过。”


“结果呢?”


“你也能猜到了吧,那么多的血怎么可能是一个人的,鉴定的次数越多,不同的结果也越多,没多大价值。”


“嗯……”格瑞低着头思索着。


“行了,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今天估计又要通宵。”另一位警官走了进来,大大咧咧的拿了桶泡面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


“……也就你有那闲心。”安迷修撇了他一眼。


“我能有什么办法?垃圾堆都是我翻的,你还想我做什么?”


“什么……?垃圾堆?”格瑞听的一头雾水。


“嘿,我跟你讲,”那人似乎来了劲,“那受害人妻子透露说受害人有段时间一直在跟一个神秘人用微信联系,问他也不说是谁,妻子还以为他出轨了,结果他老公翻出语音说是男的,然后我们就问被害人妻子说有没有那神秘人的信息,结果她说替被害人抄过那人的电话。 ”


“那这是重大突破啊。”格瑞眼睛亮了起来。


“结果三天前就被她扔了。”安迷修默默补完那人的话。


“……”格瑞又缩回了座位里。


“安迷修你能不能别插话。”那人不满地看着他。


“可以啊,只要你不说那么多废话,恶党。”


格瑞这才反应过来,那人是安迷修的冤家死对头,雷狮。


“等等,还是没说到垃圾堆的事啊?”


“这就是关键所在,我提议去翻找垃圾处理厂的垃圾,他们一致反对,认为没多大意义,环境还差,说什么要把精力放在有用的线索上,我偏不听,去找了垃圾处理厂,你猜怎么着?”


“怎么了?”


“因为垃圾处理厂的工人因病休假,那三天的垃圾刚好就没有处理!原样堆在垃圾场上!”


“……可是就算这样量还是很大啊……三天的……”


“哼哼,”雷狮摇头一笑,“这户居住地离垃圾处理厂不远,所以收取垃圾的路线上他们是排在首位的,这样的话他们这户的垃圾在收取时就应该是在最底,而倒出来时……”


“就是最上方。”


“安迷修你不插话会死是吗?”


“但是,”安迷修选择性无视的雷狮的抗议,“找到的纸条因为浸了水,后两位数无法分辨,一个个试的话,有一百个号码,根本无从下手。”


“……的确,”格瑞思索着,“那从受害人微信中有找到相似号码吗?”


“没有,他微信里只有家人朋友,应该是被删了。”


“所以,”雷狮摊手,“线索到这就断了。”


格瑞听了也不由得感到可惜。


“我反正是尽力了,可能这案子就是破不了了。”


“能说点好话吗恶党?”


“能接受现实吗骑士?”


“你可以把那串号码告诉我吗?”格瑞抬头对安迷修说。


“嗯……可以的,但我劝你别真一个个试,且不说会不会被人投诉,光是话费你就承担不住。”


“这我知道。”


格瑞想到了一个方法,虽然不知道有没有多大用,但可以一试。


拿到号码后,格瑞回到家,把手机与电脑连接,在电脑系统内操作,把可能的一百个号码导入手机通讯录。


然后打开微信。


【好友推荐】64


来源均为手机通讯录。


再把可以确认为女性的号码删掉。


剩下28个。


虽然还是剩很多,但总归有些用。


格瑞慢慢划着屏幕,手指突然停下了动作。


一个奇怪的ID映在屏幕上。


【死亡俱乐部】


格瑞正要点击时,手机却响了。


“喂?安迷修?”


“你快点过来吧,又出事了。”


“……哈?”


“我早该想到的,这么变态的家伙肯定是个连环作案者,又有新案子了。”


格瑞收拾了一下马上又赶去了新的案发地点。
这次是在河边。


绕过围观的人群,格瑞找到了正在指挥的安迷修。


“情况怎么样?”格瑞拍打着身上蹭到的土渍。


“一具男尸,在河的上游被发现,是被大坝拦下来的,已经有巨人观现象了。”


格瑞不禁皱眉。


巨人观,指的是尸体由于内脏腐败,产生气体,把尸体撑大的现象,在潮湿炎热环境下极为多发。


那种尸体就像是充满气的气球,稍微一戳就有强刺激性的气味泄出,不带两三层手套的话,气味三天都消不掉。


如果是在河道里发现的尸体,尸体表面则大多依附着绿藻,尸体皮肤如油脂般滑腻。


说到油脂,还可以讲讲尸体的皂化现象……


好了打住。


格瑞回过神来,侧身询问。


“怎么确定是同一个人作案?”


一个血腥到恐怖,一个看起来就是普通案件,安迷修是不是太草木皆兵了?


“在尸体的口袋里找到了一张塑封纸片。”


安迷修把装着纸片的收集袋递给他。


【死人派对的案子还没结吗?


询问人:D】


“而且据附近居民指认,这个浮尸应该就是那户人中的男户主。”


“那的确有可能是同一个人作案……”


“一个案子没结,又来一个,结果死者却是上一个案子中的死者,合着这几天他死了两次。”


格瑞无心欣赏他的冷笑话,只愣愣地看着那张纸条不说话。


“这个字迹……有点眼熟。”


“……哈???”


—————————————

ps:这篇文章极不严谨,喝完可乐疯狂打嗝的我想起一出写一出,专业性知识如有差错,请勿较真……


很大的可能是这篇没有后文了,一时兴起的产物,一口气写完的,当练笔了,也有可能哪天我又灌可乐了就写完它(?


说是嘉瑞结果嘉德罗斯根本没出场哈哈哈哈哈哈哈


∠( ᐛ 」∠)_

评论(20)

热度(272)